馮傑 向楠《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04日07版)
  日前,全國和地方各省份經濟半年數據相繼出爐,今年上半年各省份GDP增速雖較前幾年同期有明顯回落,但各省份GDP總和遠超國家統計局發佈的全國GDP總和。在GDP數據上,“1+1>2”的怪圈依然存在。
  我國地方GDP總和連續多年超全國數據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31個省級單位的GDP總和為30.3萬億元,而國家統計局公佈的全國GDP總數為26.9萬億元。各省份GDP總和超全國數據3.4萬億元。
  值得註意的是,今年第一季度,各省份GDP總和僅比全國數據多出4900多億元。如果按照此速度,今年全年的差值可能控制在兩萬億元左右。但是,在第二季度,二者差值迅速擴大,從4900多億元陡增到3.4萬億元。
  中國青年報記者對國家統計局網站上公佈的歷史數據進行分析後發現,在2004年至2014年上半年這10年間,2007年之前各省份GDP總和與全國GDP數據的差值一直處於較低水平。2004年差值為10年間最小,為8000億元。隨後的2005年和2006年,這一差值有所增大,分別為1.4萬億元和1.6萬億元。2007年,二者差值出現了10年中唯一的一次下降,較2006年減少2000億元左右。
  然而在2007年之後,各省份GDP總和與全國GDP數據之間的差值逐漸擴大,2008年為近兩萬億元,2009年為2.4萬億元。2010年和2011年是增長最快的兩年,2010年,差值較2009年增加1萬多億元,達到3.5萬億元,2011年又在2010年基礎上飆升1.3萬億元,差值達4.8萬億元。2012年,各省份GDP之和與全國GDP數據之間的差值為5.7萬億元,2013年增加到近6.6萬億元,而同年我國GDP最高的廣東省其GDP總量也僅為6.2萬億元。
  隨著各省份GDP總和與全國GDP數據之間的差值不斷擴大,這一差值占全國GDP的比例也在逐步增大。從2007年開始,這一比值從5.24%的水平一路上升,到今年上半年已經達到12.56%。
  地方GDP總和遠大於全國GDP數據,在世界範圍內是普遍現象嗎?
  答案是否定的。中國青年報記者對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2004年至2013年的同期數據進行比較分析後發現,美國各州GDP總和與全國GDP數據差值一直被控制在百萬美元級別,差距最大的2009年和2010年,僅為400多萬美元,摺合人民幣約2000多萬元。與我國各省份GDP總和一直遠超全國GDP數據相比,有些年份美國各州GDP總和還會出現小於全國數據的情況。比如2005年,美國各州GDP總和就比全國GDP數據少了100多萬美元,2010年則少了400多萬美元。
  誰該為巨大的GDP差值負責
  我國當下各省份GDP總和與全國GDP數據的差值為何如此之大?
  國際上通用的GDP統計方式一般有三種:生產法、收入法和支出法。國家信息中心預測部處長胡少維表示,不論哪一種方法,在理論上講,得出的GDP應該是一樣的,但在實踐中,經濟活動千差萬別,不同的核算方法,得出的GDP數據就可能有差別。
  統計上的重覆計算也是造成GDP數據巨大差距的原因。胡少維稱,現代經濟活動邊界不清,跨地區進行的生產活動、貿易活動、投資活動頻繁,在統計過程中,協調工作稍有疏忽,就會不可避免地出現重覆計算的問題。經濟數據中,工業增加值是GDP的重要組成部分,原則上按照法人屬地進行統計,但如今法人企業下屬機構甚多,實際工作中各省份難免存在重覆統計。“統計方面存在交叉統計的問題。比如央企和國企的總部,與它們在各省的分支機構難免存在重覆統計的情況”。
  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許多專家表示,地方領導對GDP的崇拜,是真正致使各省份GDP總和遠超全國GDP數據的根本原因。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教授張孝德在各地進行調研後發現,在GDP統計口徑上,從省到市、縣存在著明顯的層層加碼問題。
  今年,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巨大,各地區官員對GDP的增長速度尤為敏感。“今年第一季度各地的經濟增長速度都慢下來了,大家比較緊張,採取了許多鼓勵發展的措施,所以第二季度發展速度又一下子上去了。”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葉青說。
  而GDP統計數據上的巨大差異,為中央經濟決策帶來了難度。張孝德表示,中央在制定經濟指導性意見的時候,會根據各地的發展情況來作參照。但是每年各地數據總比中央大,如果按照水漲船高的原理,往往會導致中央制出一些不符合經濟實際增長情況的發展指標。
  另一方面,張孝德認為,中央與地方在統計數據上的巨大差異,不僅可能影響政府的公信力和權威性,而且也會對公務員隊伍造成不好的示範。“這背後是一種惡性的競爭,掀起了官員之間的浮誇風、急躁風,為了追求GDP不惜代價,把明天的投資也轉移到今天來”。
  我們需要貼近老百姓的GDP,提高質量效益、節能環保的GDP
  為改變GDP統計數據上的巨大差值問題,中央已開始在GDP核算制度和官員考核體繫上著手改革。
  今年年初召開的全國統計工作會議上,國家統計局局長馬建堂表示,2014年要全力推進重點改革創新,積極穩妥推進國家統一核算地區生產總值。
  張孝德認為,如今一些地方的GDP增長,在某些方面是一個帶毒的GDP增長,GDP增長對社會福利的促進作用正在逐步減小,但是完全廢除GDP考核也不現實。政府需要新型的、綠色的、與人民福利相匹配的GDP考核機制,取代現有的考核機制。
  今年全國兩會後的總理記者招待會上,李克強在回答外媒記者有關中國經濟增速的提問時表示,“我們不片面追求GDP,但是我們還是需要貼近老百姓的GDP,提高質量效益、節能環保的GDP。”
  在今年的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習近平表示要堅持全面、歷史、辯證看幹部,註重一貫表現和全部工作。“要改進考核方法手段……再也不能簡單以GDP增長率來論英雄”。
  在中央的改革思路下,自2013年以來,包括福建、山西、寧夏、河北、浙江、陝西等多個省份對市、縣(區)的考核指標進行了調整,降低或取消了GDP考核。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明確取消GDP考核的縣市已超過70個。似乎可以期待,未來各省份GDP總和遠超全國GDP數據的現象,將會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緩解。
(原標題:地方GDP總和連續十年超全國數據 中央改革官員考核)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l74sljnpo 的頭像
sl74sljnpo

紅酒

sl74sljn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